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综合资讯

夜郎一哥找到“夜郎王印”:“巴符关”比牛栏江还牛

2018-08-08 13:39江西民生网编辑:admin人气:


《史记——西南夷列传》开篇网页截图


  “夜郎之秘不可攻破”几成学界之铁案定论。哪里才是“本夜郎”? 一直以来,被认为“神秘消失”的古夜郎国到底在哪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由2000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取得重大成果以来,夜郎之争此起彼伏,文化碎片扇起阵阵迷离的香风,南中国真是“吆喝声不断!”。

  夜郎古国到底在哪里? 近年来,夜郎一哥(前沿时报记者李才武)沿我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的“南夷道”,进行深度挖掘采访、多方进行调查,”收集多方证据“拉桩定位”夜郎古国。综合情况显示:古夜郎国“神秘疆域”位于今以牛栏江天险划界的滇东北昭通市多个县区及黔西北贵州毕节的威宁、赫章、七星关、纳雍这一区域,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柯倮洛姆”中央大城。

  在历史上,和楼兰古国、大理古国齐名的夜郎古国之所以被认为“神秘而不可攻破”。是因为多年来一直未能从硬件上作突破,以多点“坐标定位”的科学的方式,依据司马迁著《史记——西南夷列传》的多个古国方位的记载,给定夜郎古国一个准确的位置。

  贵州赫章可乐、威宁中水考古成果,及大量墓群等的存在,还有相关的一些地理风物等的情况,只能证实夜郎文化在这一地区的存在,但并不能圈定夜郎古国的疆域范围。结合西南丝绸之路经过这一带等情况,赫章可乐考古、威宁中水考古、贵州普安考古、盐仓古墓群、可乐古墓群、可渡古渡,横江水道,农牧水产,彝苗回文化、中水一带的传教文化、牛棚土目庄园、牛棚白碗窑的遗址等,夜郎军营的分点布局等等的考古疑点、这一带的民族风情等等,还有著名的牛栏江上的“过溜”等,为大江大河所滋养的古老夜郎的神奇面目开始在‘夜郎马帮’面前闪亮,“夜郎王印”开始浮出历史文化的星空。

在作翻译时,同师、棣榆被搞掉,嶲没有作准确翻译——应是嶲国。  网页截图    相关链接 https://www.gushiwen.org/GuShiWen_45492f6508.aspx

  从《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夜郎国“耕者有邑聚”的情况看,夜郎古国有着较为稳定的农耕基础。2017年上半年开始,逐步梳理攻破夜郎之秘的疑点,围绕关于威宁赫章的表象开展工作,夜郎一哥初步锁定夜郎古国“柯倮洛姆大核桃”的大致范围。

  但是,最为直接也最为有力的证据,就是要破译《史记• 西南夷列传》的“密码”,向学界和全社会拿出铁的证据。以证实上述地区就是夜郎古国。

  发现“同师”、“楪榆”两个古地名成学界“案下雪花”,夜郎一哥无疑已经走近了夜郎,走近了历史的真实。找准夜郎,先就要找准公认的坐标。

研读《史记——西南夷列传》,定位多个古国,必须结合中国地图。阿楠摄

  夜郎一哥发现,“同师”、“楪榆”、“嶲”这三个决定了夜郎古国地理范围起点的极为关键的古地名,不知是何原因,在对《史记• 西南夷列传》作翻译过程中,都奇迹般成为学者们的“案下雪花”了。

  没有对“同师”、“楪榆”、“嶲”、“牂牁江”的精准翻译,就无法对夜郎古国的疆域作出定位。

  “同师”,古称“永昌”,今天的云南省保山市,是著名的“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在中国境内的最后一段。“楪榆”则是今天的云南大理。“嶲”,云南楚雄的云龙。“同师”、“楪榆”、“嶲”被找到后,夜郎古国及牂牁古国等《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的古国全部浮出水面。

  “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步,足可行船······”

  随着对威宁金斗可渡古渡的走访,又一个决定夜郎古国在哪,对于“牂牁江”这个定位坐标的疑问也解除了。可渡河,这条滋养了滇黔两省的云贵两省的界河,她是北盘江的源头。北盘江即为古代的“牂牁江”。

  “筰”字解秘: “自巴蜀筰关入”名词作动词用:《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唐蒙入夜郎的路线,可没学界所争吵的那样复杂。“自巴蜀筰关入”,只需把“筰”字释秘,随后的问题就不是问题。经查证,“筰”同“笮”,就是用竹篾拧成的索。报道组据此推断:筰就是竹索桥。在这里,名词作动词用,唐蒙经——竹索桥跨过——关隘进入夜郎。

  从唐蒙在广州吃到自牂牁运到番禺的枸酱,又在长安通过蜀贾(四川的商人)得知“枸酱”独出产于蜀,而蜀贾偷运“枸酱”到夜郎“市之”这样一个情况看。推断唐蒙经偷运“枸酱”到夜郎的蜀贾为其引路,由巴蜀之地进入云南盐津一带,沿民间秘密商道,一路用搭建竹索桥的方法越过洛泽河天险进入夜郎,与夜郎候多同达成开疆扩商的盟约。

  蜀贾偷运“枸酱”到夜郎“市之”,是为熟路。从四川合江,到盐津、彝良,从水路到陆路的路线作理性的判断后,最终,“夜郎马帮”发现的眼光落点在秦“僰道”盐津附近,自此南下,经路途最短的彝良奎香,从洛泽河边的云贵镇云贵村进入夜郎,是最近最短的路线。

  唐蒙进入夜郎的路线,1千多年来,成为文化大秘密。也是判断夜郎古国在哪里的火线。

  《史记∙西南夷传》“殿本”作“自巴属筰关入”。有趣的是,不尊重殿本权威的“百纳本”作死,将原文改作“自巴蜀筰关入”。学界认为,“不听话”的“百纳本”可能以为筰关在今四川汉源,历史上向来属蜀,从来就不属巴,以为句中‘属’字乃‘蜀’字之讹误,就将原文改作‘自巴蜀筰关入’。”

 

“筰”:与竹有关的百度释义。阿楠摄

  据了解,所谓“百纳本”是指由同书,但不同的版本拼配而成。清之《百纳本史记》,来源于近代商务印书馆的《百纳本二十四史》。尽管《二十四史》标点本的确基本上是以“百纳本”为底本,但有学者还是这样认为:这并不足以否定“殿本”的可信度。

  或由于不懂名词作动词用的原理,有学者就认为,“百纳本”的“自巴蜀筰关入”,在逻辑上就说不通:汉源什么时候既属巴又属蜀呢?

  学者们毕恭毕敬的所谓“殿本”,是指清初北京武英殿所刻印的书籍。经史群籍,以校勘精审著名。编辑“殿本”时,气派很大,校对官吏、写刻工匠均集中,皇帝还派翰林院词臣总领其事(进行监管)。因此学者们认为:相对而言,殿本应为较善之本。其中“自巴属筰关入”可以列为校勘对象。

  “百纳本”尚乏殿本统编的功底,其参编者往往各持己见。这样的校勘,因其未取善本,其基础就有疑问。既然殿本“自巴属筰关入”可以列为校勘对象,“巴属”与“筰关”在地理上的自相矛盾,就只能从怀疑“筰”字有误。但是,殿本和百纳本都缺乏地理学的权威专家,于是“筰”字就成为版本校勘的疑案。

  早在清朝和民国学者之前的一千多年前,在各地“访渎搜渠”,尤留心水道之地理考察,著有地理巨著《水经注》的中国伟大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言及唐蒙通夜郎时,将唐蒙通夜郎定为“出巴符关者也”。

  宋代欧阳忞《舆地广记∙泸州》亦云:“合江县,本汉符县地,属犍为郡。武帝使唐蒙将万人从巴符关入夜郎,即此。”

竹桥给我们研究夜郎文化带来启示。摘自云南网

  郦道元之说得到了清朝大学者王念孙等人的支持:“符关即在符县,而县为故巴夷之地,故曰巴符关也。汉之符县,在今泸州合县西,今合江县南有符关,仍汉旧名也。若筰地,则在蜀之西,不与巴交接,不得言巴筰关也”。

  有很多人认为,后世对《史记∙西南夷列传》的误读,麻烦均由自以为是的清儒的“筰关”所造成。

  据了解,这种“主流学说”基本上已得到当代夜郎学术界的公认。《夜郎研究述评》亦承认“筰”、“符”形近易误。

  由于符关在今四川合江,其对岸即今贵州赤水、习水、桐梓等夜郎故地。故而很多人对唐蒙自巴国的符关进入夜郎已是深信不疑。

 

牛栏江过溜:千古传承的夜郎遗风。摘自网络

  桑钦《水经》“江水”云“又东过符县北邪,东南习部水,从符关东北注之。”早在周朝初叶,崛起于川东南的巴国在今合江县南关建立稽查商旅的关口,史称巴属符关。蜀、巴与黔交往,必经此关。符关居赤水河与长江之会流处。水面宽阔,流速平缓。故深信唐蒙船队之择渡得其地也!

  在对司马迁所著《史记• 西南夷列传》的翻译过程中,不但“同师、楪榆”与历史的真实“美丽地擦肩而过”,“自巴蜀筰关入”,这个遣词造句极为潇洒的“名词作动词用”的汉语言应用的经典之作,最后落淀成为比牛栏江还牛的——“巴符关”。

  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事实,“同师、楪榆、自巴蜀筰关入、牂牁江”这几个古地名,极为关键的神秘地标,同师、楪榆“被飞了雪花”,“自巴蜀筰关入”一直以来未被学界破译。牂牁江则因“被碎片争吵”而越显神秘。

     《大定府志》 记载“液哪”(夜郎)地域说:“夜郎(夜哪),盖东有遵义,中自大定(今大方),西连曲靖而西包东川、昭通,南跨安顺、兴义而止乎泗城(今广西北境),故曰:夜郎最大。”似可为夜郎地理位置的旁证。


(来源:武汉新市民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江西民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江西民生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江西民生网,http://www.jiangximinsheng.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国家卫健委:2月10日新增确诊病例2478例

国家卫健委:2月10日新增确诊病例2478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