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社会万象

河北“半仙”致人死亡案一审:“半仙”坚称无罪 案件择期宣判

2019-05-06 08:37江西民生网编辑:aishimin人气:


河北沧州一刑满释放人员摇身一变成“半仙”,并且在为一女子看“虚病”时声称其被蛇仙附体,随后开出“鞭打”药方,最终导致女子被丈夫用鞭子活活打死(详见上游新闻《河北“半仙”指使丈夫打死妻子案今日再次开庭》)。5月5日,该案一审开庭审理完毕,法院将择期宣判。

陈春龙曾经幸福的一家人。

案件回顾:“半仙”指使丈夫打死妻子

沧州市盐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11月18日至11月27日,陈春龙带着妻子胡瑞娟每天都去赵清江家为胡瑞娟看“虚病”。赵清江声称胡瑞娟有“蛇仙”附体,“蛇仙”折磨胡瑞娟及其两个孩子。赵清江看病时用手捏住胡瑞娟的脖子后面,并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双腿和背部。

2017年11月24日,陈春龙将其弟陈金来从北京叫回。同年11月27日凌晨0时许,陈春龙用腰带将胡瑞娟的胳膊绑在前面,用手抓着胡瑞娟的头发,陈金来手拿三角带,3人一起从盐山县眀杰宾馆驾车来到赵清江家中。陈春龙按照赵清江的要求,在赵清江家用三角带和木棍自制了皮鞭,后用皮鞭多次抽打胡瑞娟后背、腿部为其“治病”,抽打期间,陈金来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挣扎。

当天16时左右,胡瑞娟死亡。经法医鉴定,胡瑞娟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半仙”赵清江

庭审现场:“半仙”低头少语坚称无罪

5月5日庭审现场,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半仙”赵清江坐在轮椅上,被法警推上被告席。他穿着一身浅灰色衣服,脚上穿着棉拖鞋。整个庭审现场,他一直低着头,勾着腰,偶尔用左手摸着额头。即使观看视频证据,他都不抬眼。不管是法庭调查环节还是辩论环节,他极少说话,回答也基本上说“同意”“没意见”“我没罪”。即使在最后的陈述环节,他称,判他死刑也不认罪。

相比于“半仙”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两人则穿着黑色T恤。法庭最后陈述环节,两人并未有悔罪认罪。庭审结束后,陈金来站起来,向坐在后排旁听席上的妻子说了一句:“照顾好咱们的孩子。”

“半仙”赵清江的名片曾广为散发,声称专看各种疑难杂症。受访者供图

检方建议:“半仙”判刑12至15年

上游新闻记者当庭了解到,“半仙”赵清江作为第一被告人,最后陈述称判他死刑也不认罪。第二和第三被告人陈春龙、陈金来均称,自己不是故意伤害,是在封建迷信思想驱使下做出了不法行为;并且,鞭打受害人,是受了“半仙”的驱使。

对于控诉机关关于“半仙”指使陈春龙、陈金来鞭打被害人的指控,“半仙”赵清江表示否认,称自己只是说被害人“有病”。

量刑方面,本案公诉人称,赵清江具有犯罪前科,可酌情从重处罚;陈春龙到案后能基本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酌情从轻处罚;陈金来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方建议对赵清江判处有期徒刑12年至15年,对陈春龙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至13年6个月,对陈金来判处有期徒刑4年至6年。

受害者家属:要求依法严惩3名被告人

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原本姐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胡瑞娟于1984年生于盐山县,2008年与家住沧州市海兴县的陈春龙相识,并于2009年结婚。婚后,因陈春龙家当时经济条件不太好,2010年他就将陈春龙带到北京一起从事装修装潢工作。

胡连军说,2013年后,他见陈春龙的业务逐渐成熟,便让他自立门户。平时,陈春龙负责装修干活,胡瑞娟负责业务。夫妻俩经过几年努力,生意越做越红火;不仅买了多辆车,还买了两套房,还在老家花了50多万元买了一块地建房。

对于陈春龙等人说胡瑞娟患抑郁睡不着一事,胡连军说,他和父母根本没有听说姐姐有睡不着的病,而且他们家从来就不相信迷信。

为何放弃民事赔偿?胡连军称,“目前不提出任何赔偿,就是要求依法严惩3名被告人。他们对我姐姐实施的加害行为相当残忍,一条人命没了,多少钱也换不回来!”

沧州市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半仙致人死亡案。

庭审焦点

1、“半仙”构不构成刑事犯罪?

检方起诉书显示,盐山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3名被告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3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庭审中均否认犯故意伤害罪。

其中,”半仙“赵清江否认其全部罪行。赵清江的辩护人称,赵清江虽是搞封建迷信,但没有证据表明他指使或教唆陈春龙兄弟俩拿皮鞭抽打。赵清江给包括胡瑞娟在内的人看病,与陈春龙兄弟俩致胡瑞娟死亡是两码事。

赵清江的辩护律师还认为,胡瑞娟的死亡原因不包括用斧子拍打。检方找到此前来赵清江处看“虚病”的证人,其中有人称看到过赵清江曾经使用斧子拍打病人进行治疗,但无法证明赵清江使用过同种方法“治疗”胡瑞娟。

赵清江的辩护人认为,赵清江不构成刑事犯罪,可按治安案件对其进行处罚。

被害人胡瑞娟家属的诉讼代理人、北京市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大伟称,虽然赵清江现在既不承认自己动手殴打胡瑞娟的事实,也不承认指使陈春龙、陈金来殴打被害人胡瑞娟,但他在警方首次讯问笔录中承认动手殴打过胡瑞娟。此外,该案的5位证人能够证明赵清江平时治疗方式就是掐脖子、拍脑袋、用斧头拍打后背等,这些证据间接证明赵清江动手殴打被害人胡瑞娟。

孙大伟认为,被告人赵清江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主观恶性极大、不认罪、不悔罪,平时无正当职业,依靠封建迷信给他人看虚病为生,诈骗他人钱财,并造成胡瑞娟死亡的严重后果,其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

2、死者丈夫是否犯故意伤害罪?

法庭辩论阶段,死者丈夫陈春龙承认殴打胡瑞娟致死的事实,但不承认犯故意伤害罪。

陈春龙的辩护律师认为,陈春龙对自己的行为可能引起妻子死亡是不明知的,是过失行为,其主观上是找“半仙”给妻子看虚病,认为殴打对象不是妻子,而是附在妻子身上的邪物。他主观上是为了驱除依附在胡瑞娟体内的“蛇仙”,没有故意伤害的主观意愿,不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害人家属的诉讼代理人张铁雁律师认为,庭审中,陈春龙称自己无法分辨实病与虚病,也无法区分其当时殴打的是胡瑞娟还是胡瑞娟身上的虫。但陈春龙是一个成年人,也是一个正常人,而且在外生活多年,社会阅历丰富,殴打他人会导致其受伤或者死亡,这是一个常识问题,正常人都应该明白这一点。

此外,另一被告人陈金来有撒谎不如实供述的情节,明杰宾馆的监控录像能证明,陈金来在走出明杰宾馆时手中握有类似皮带的东西,但在庭审中陈金来坚决予以否认,没有悔罪表现,依法应予以严惩。

记者手记

长期在大城市生活的80后也如此愚昧,痛心!

4个小时,丈夫陈春龙抡起三角带制成的皮鞭,朝着妻子胡瑞娟的后背,狠狠抽打了160多下,陈春龙的弟弟陈金来也参与其中,最后导致胡瑞娟“浑身血印,整个后背被打得发黑。”

发生在这对村里人看来是和和睦睦的小两口身上的人间悲剧,原因居然是丈夫听了“半仙”的蛊惑,称其妻子被蛇妖附身,有五百年的道行,“下狠心使劲抽打,才能治病”。

如果记者不是在法院现场旁听,真以为是在欣赏一部文学作品。打死妻子的陈春龙是位80后,长期在大城市生活工作,社会阅历也算丰富,然而在科技昌明的今天,他居然选择了迷信。

被“半仙”所惑的,不仅仅是陈家兄弟。在5日庭审中,有2名证人出庭作证,他们也是80后。因为自己或孩子不舒服,同样没有去医院,而是选择找“半仙”。

这绝非个案,有病“看半仙”之风,在我国屡禁不止。上游新闻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半仙”群体往往没有正当职业,对前来求助的人,他们给出烧香拜佛、“往死里打”等方法,暴力治疗成为部分“半仙”的主要手段。

面对科学和愚昧,近年来,不少人陷于悖论怪圈:在物质生活方面,竭力追求享受现代科学带来的便利,但在精神生活方面,又沉湎于反科学的封建迷信和愚昧活动中。出版物中算命星占之术盛行,神鬼玄幻的电视剧层出不穷……

5月5日庭审最后,盐山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念了一段警示,发人深思:科学思想是重要的精神力量,只有尊重科学,相信科学,社会才能进步,人类才会有希望。鼓吹迷信学说,迷惑人心,蒙骗群众,害人害己。

我们必须采取措施,用科学精神战胜鬼神迷信;加强科普工作,加大科学宣传,依法打击通过鬼神迷信活动诈骗钱财的违法犯罪分子。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李洪鹏

(来源:上游新闻)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江西民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江西民生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江西民生网,http://www.jiangximinsheng.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女神书法簪花小楷背后的男人

女神书法簪花小楷背后的男人